点击阅读全文

现代言情《郁姀贺瞿州高口碑郁姀》,现已上架,主角是郁姀贺瞿州,作者“郁姀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,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:她会反复看那段聊天记录,直到觉得心口鲜血淋漓得再也没有知觉。郁姀的专业是汉语对外交流,第一科专业课英文精读考试结束,她就觉得完了。考完同学们对答案,她居然想不起自己题目都是怎么答的。她陷入恐慌,好像对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掌控权,她躲在天台角落,脑中空空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拿起手机就发了一条微信出去:我好...

郁姀贺瞿州高口碑郁姀

阅读最新章节

《郁姀贺瞿州高口碑》,是作者“郁姀”的作品,文章杂而不乱,内容生动具体,不失为一篇佳作。
...《郁姀贺瞿州高口碑》免费试读贺淮之打算用来道歉的这顿饭没吃成,他走了。
杨雪和郁姀上楼时,觉得很爽,“柚子,你看到没?他脸都黑了。”
郁姀笑了笑没说话,她的心情实在有点复杂。
其实最后那句话,她出口的瞬间也是有些爽的,但……爽完之后,心底却不免有些物是人非的凄凉感。
因为郁何平和赵念巧成日争吵不休,郁家乌烟瘴气,过去这么多年她曾无数次在难过时跑去贺家找贺淮之,将他当成自己最后的依靠。
有时她甚至会觉得,比起父母,他对她更好,如果将来他们一起组建家庭,他一定不会像爸妈那样,成天想着抛弃她。
这些都是她一厢情愿的妄想,恍惚中她忽然意识到,以后,她再也没有那个可以暂时逃避原生家庭的角落了。
贺淮之这少爷没有被人这样落过面子,这下几天没联系郁姀。
换做以前,郁姀是会去哄他的,但现在她顾不上。
失恋和即将到来的考试周撞在一起,感觉不要太酸爽,她连续失眠几天,白日里去上自习,精神也浑浑噩噩的。
但她咬牙挺着,不断地告诉自己,爱情只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,学业才更重要。
然而人坐在教室,脑中却总是忍不住地想,贺淮之现在在做什么呢,大概和陈婧在一起吧,他们会干什么呢?一定不会像她这么难受。
偶尔她会拿起手机,看看微信里被置顶的聊天,对方是贺淮之,对话框的内容还停留在他让她给陈婧背锅的那天,再也没有新消息。
她会反复看那段聊天记录,直到觉得心口鲜血淋漓得再也没有知觉。
郁姀的专业是汉语对外交流,第一科专业课英文精读考试结束,她就觉得完了。
考完同学们对答案,她居然想不起自己题目都是怎么答的。
她陷入恐慌,好像对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掌控权,她躲在天台角落,脑中空空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拿起手机就发了一条微信出去:我好像考砸了。
信息发送出去几秒,她恍然意识到什么,赶紧撤回。
就像以往无数次那样,她在难受的时候,本能地将信息发给了贺淮之。
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一行字:你撤回了一条消息不知道贺淮之看到没有,她心很慌,转身下楼,刚走过楼梯拐角,冷不防撞上一个人。
对方身材高大,她捂着额头赶紧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”抬眼时,却愣住了。
她怀疑自己出现幻觉,居然在学校里遇到贺瞿州。
他还是那副冷淡疏离的样子,眼神寒潭似的盯着她。
她眼圈微微泛红,一副可怜相,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“贺氏今年在你们学校有校招,你不知道?”他指间夹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,“计算机工程学院有个我这边需要用的人,我就过来了。”
郁姀脑子转得有点慢,她第一反应不是去想贺瞿州在贺氏到底什么职位,校招都要他来跑,而是想,他是做计算机的。
“你是做计算机的,那你能删除微信消息吗?”她如同遇到救星,将自己掌心被握得发热的手机递过去,“就这种。”
她指给他看上面那行系统提示撤回消息的字。
贺瞿州:“……”他视线上移,看到聊天对象是贺淮之。
郁姀眼神殷切望着他,像看救命稻草。
“可以删除,但是,”他如实说了:“你这边提示消失,他那边还能看到。”
郁姀还不死心:“有没有办法让他那边也看不到这行字?”“那你得把他手机拿来。”
郁姀彻底绝望了。
她攥紧手机,扁着嘴,一言不发。
接近顶楼的楼道此时没有什么人,也很安静,贺瞿州眼眸微垂。
哪怕他站在低郁姀一级的台阶,她也还是矮了他小半个头,她的身形很娇小纤细,他瞥见她紧抿着的唇,樱粉色。
他喉结滚了下,稍一侧身,靠住扶手栏杆,问她:“还删吗?”郁姀闭了闭眼,她觉得自己给贺淮之发微信这举动很犯贱,就算撤回还是有痕迹,一想到贺淮之会看到这个提示,她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她沮丧地小声道:“不删了。”
贺瞿州手抬起,将烟送进嘴里,还没摸到打火机,底下传来个男声。
“老大,你去天台抽烟怎么不带我?”来人抱怨:“我刚刚看了人事收的其他简历,现在的大学生连在校参与的社团发个奖都写上去,你说那玩意儿有什么含金量?”郁姀循声望过去,那人已经走上来,是个样貌挺周正的男人,看起来年龄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。
男人瞥见眼前的两个人,有点愣,先看看贺瞿州,又看看红着眼的郁姀,“这是……什么男默女泪的修罗场?”“我没哭。”
郁姀赶紧说。
贺瞿州将烟拿下来,“周赫,你先上去。”
贺瞿州从国外回来时,是带着自己的团队进的贺氏,周赫是团队里的核心成员之一,这人技术挺硬,可一旦看到姑娘,嘴里就没正经。
果然,周赫老毛病犯了,盯着郁姀,话却是对贺瞿州说的,“老大你太不厚道了,来之前你也没说你认识C大的美女啊,不介绍一下?”贺瞿州蹙眉,“你又皮痒了?”周赫哈哈一笑,对郁姀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周赫,贺瞿州的铁哥们。”
郁姀反应有些慢,一半是因为还没有完全从刚刚的情绪里抽身,另一半是因为周赫的热情。
不过她这人不擅长拒绝,见对方伸手,便也伸出手。
只是还没握到,贺瞿州就挡住了。
他也不说话,只是充满威慑力地盯着周赫。
周赫并不恼,笑了声,“老大你这该死的独占欲啊。”
郁姀不好意思了,解释说:“我和贺瞿州是邻居。”
“哦,邻家妹妹,”周赫从容收回手,“不过我怎么觉着你有点眼熟呢……”他看着郁姀,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郁姀一脸懵逼,“没有吧。”
“没有也没关系,这不就认识了,”周赫摸出手机,“妹妹你叫什么名字?我们加个微信吧。”
贺瞿州抬起手,将周赫的手机按了下去,“你够了。”
郁姀注意力彻底被转移了,她有点儿新奇,原来贺瞿州跟朋友的相处模式是这样,面对周赫这样的人,他也会无奈。
周赫瞪着贺瞿州,“老大,你这也太护着邻家妹妹了,我又不是什么坏蛋。”
贺瞿州:“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周赫:“……”郁姀没忍住,噗嗤笑出声。
贺瞿州看她一眼,她赶紧捂住嘴。
周赫又出声:“妹妹,我们等下去酒吧玩,要不要一起?”郁姀还没反应,贺瞿州已经开口:“她不去那种地方。”
这话刺了郁姀一下。
她确实从来没去过酒吧,她太乖了,以前同学喊她去她都推拒,但此刻,她实在很想放纵一把。
“谁说我不去酒吧的?”她看向贺瞿州,“正好欠你人情,今天我请你们喝酒吧。”
上一章

小说《郁姀贺瞿州高口碑郁姀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